構建糧食安全保障體系 把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模范模特视频_国产ar高清视频视频_萝在线永久视频在线

  民以食為天,食以糧為本。現在我國糧食產能穩定、庫存充裕、供給充足、市場平穩,進入糧食安全形勢最好、保障能力最強的歷史時期。然而,隨著近幾年我國糧食出現結構性、階段性供過於求,國傢糧食安全已經過關的思想開始抬頭,一些人認為“國傢不需要種那麼多糧食”,一些地方出現瞭放松糧食生產的傾向。在10月16日第38個世界糧食日之際,我們必須增強憂患意識,居安思危,構建更高質量、更有效率、更可持續的糧食安全保障體系,把中國人的飯碗牢牢端在中國人自己手上,飯碗裡裝滿“中國糧”。

  由“吃得飽”轉向“吃得好”

  在北京華商超市裡,市民吳女士正在選購糧食,她告訴記者,現在不擔心吃飽飯的問題,更關心的是糧食是否營養健康。

  改革開放40年來,我國成功解決瞭10億人的吃飯問題,確保瞭國傢糧食安全。1978年我國糧食總產6000多億斤,1996年首次突破1萬億斤,2017年人均糧食占有量達889斤,超過世界平均水平,水稻、小麥、玉米三大谷物自給率保持在98%以上。2016年糧食跨省流通量達到3400億斤,“放心糧油”示范企業3000多個,糧食應急供應網點4.5萬個。糧食產品日益豐富,優質糧油產品不斷增加,城鄉居民糧食消費水平大幅度提高。

  按照世界糧農組織定義,糧食安全,就是讓所有人在任何時候都能享有充足糧食,過上健康、富有朝氣的生活。從這方面來看,目前我國已經逐步實現由“吃不飽”向“吃得飽”“吃得好”的轉變。

  糧價是百價之基,糧價穩則百價穩。近年來我國糧食價格總體保持平穩運行,對穩定物價總水平、保障宏觀經濟平穩運行,發揮瞭重要作用。2007年至2008年世界糧食危機中,國際市場糧價年均波動幅度超過40%,30多個國傢出現糧荒,8億多人在饑餓線上掙紮,而中國糧食市場巋然不動、應對從容,成為全球糧食市場的“避風港”。

  1995年,美國作傢萊佈斯·佈朗發出“21世紀誰來養活中國人”的詰問。面對國際社會的質疑,1996年中國政府發佈《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》白皮書,向世界作出瞭中國能夠依靠自己力量解決糧食供給問題的莊嚴承諾。經過多年努力,我們用事實證明,中國人完全有能力養活自己。不僅如此,我國還不斷深化國際糧食安全合作,先後向38個國傢和4個國際組織提供多批次、不間斷的緊急糧食援助,成為維護世界糧食安全的積極力量。

  糧食安全並非高枕無憂

  糧食連年豐產、庫存充足並不意味著就可以高枕無憂。今年受到自然災害影響,小麥出現減產、品質下降的問題,再次引發社會各界對糧食安全的擔憂。

  國傢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局長張務鋒認為,目前我國糧食供求仍處於“總量基本平衡、結構性矛盾較為突出”的狀況,糧食安全仍然面臨諸多困難和挑戰。種植結構的調整,輪作休耕的實施,庫存消化的加快,價格形成機制的調整,都將給糧食供需和市場形勢帶來新變化,在更高層次上實現糧食供需動態平衡面臨考驗。

  當前我國糧食領域的主要矛盾已經不是總量問題,而是結構性問題。糧食結構性供過於求和供給不足並存,玉米、稻谷階段性過剩特征明顯,小麥優質品種供給不足,大豆產需存在較大缺口。隨著全社會營養健康意識提高,優質糧食供給不足的問題更加凸顯。糧食產業“產購儲加銷”各環節還存在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。糧食生產佈局日益向北方核心產區集中,13個糧食主產區的糧食產量占全國糧食產量的78%以上,糧食區域供給矛盾凸顯。

  隨著人口增加、城鎮化推進、人民生活水平提高,糧食需求量將呈剛性增長趨勢。預計到2020年,糧食需求量將達到1.4萬億斤左右。糧食安全問題具有長期性、復雜性的特點,什麼時候都不能輕言糧食多瞭。要始終繃緊糧食安全這根弦,深入實施國傢糧食安全戰略,守住管好“天下糧倉”,端牢中國人的飯碗。

  走中國特色糧食安全之路

  “我們要堅持立足國情,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糧食安全之路,構建更高質量、更有效率、更可持續的糧食安全保障體系。”張務鋒說。

  充足的糧食儲備是保障國傢糧食安全的基石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已經建立中央儲備、地方儲備聯動配合、互為補充的糧食儲備體系,在改革開放以來的多次糧食價格波動中,有效發揮瞭中央儲備糧“壓艙石”和地方儲備糧“第一道防線”的作用。張務鋒表示,未來要不斷完善糧食儲備制度,做到“手中有糧、心中不慌”,為國傢長治久安奠定重要的物質基礎。

  近年來,我國糧食供求區域不平衡的問題越來越突出,主銷區受供求關系影響較大,長期穩定的產銷合作長效機制急需建立,從而促使糧食生產和消費有序銜接,提高國傢糧食安全綜合保障能力。記者瞭解到,廣東、浙江、北京、上海等糧食主銷區通過“走出去”和“引進來”的雙向流通渠道,與黑龍江、吉林、江蘇等主產區構建起多層次、多渠道、多形式的合作,實現糧食流通合理有序的產銷合作關系。

  要切實提高糧食流通設施現代化水平,解決物流成本高、信息化滯後、流通效率低等問題,確保糧達天下,有力保障糧食區域安全。要充分利用好兩個市場、兩種資源,促進糧食進口來源、渠道、結構的多元化。要加快培育國際大糧商,積極參與國際糧食分工和產業鏈再造,開展多種形式的跨國經營,支持有實力的糧食企業“走出去”,以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傢和地區為重點,建立境外糧油生產基地和加工、倉儲物流設施,實現優勢互補、多方共贏。同時,積極參與全球糧食安全治理,開展多層次、多領域交流合作。(經濟日報·中國經濟網記者 劉慧)